环境问题整改不力、搞虚假销号,长江经济带六地政府被约谈

这里是广告

新京报快讯(记者 李玉坤)2月22日,生态环境部约谈安徽省池州市、江西省上饶市、湖北省孝感市、湖南省衡阳市、重庆市南川区和四川省遂宁市等六市(区)政府。

就此次约谈,新京报记者专访了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徐必久。他介绍,这是首次针对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问题进行约谈,六地均存在环境问题整改不到位、任务完成滞后等问题。“部分地区把其他已经完成的任务纳入到整改方案中,这跟造假没有区别。”

六市(区)政府一把手现场表态

约谈指出,2020年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警示片(以下简称长江警示片)披露,上述六市(区)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整改不力,普遍存在思想认识不到位、整改任务推进滞后、环境监管不严不实等问题。

约谈要求,深刻认识长江经济带在经济社会发展大局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准确把握新发展阶段,深入贯彻新发展理念,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突出精准治污、科学治污、依法治污,始终把保护和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六市(区)党委、政府要认真分析问题成因,制定可操作、可检查、可考核的整改方案,拉条挂账、办结销号。同时,要对近年来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反馈、长江警示片披露的突出生态环境问题,举一反三开展排查,确保整改效果经得起历史、实践和人民检验。根据约谈指出的问题,六市(区)党委、政府应科学制定整改方案,于20个工作日内抄送生态环境部和所在地省级人民政府,并同步向社会公开。

约谈会上,池州市长操龙灿、上饶市长陈云、孝感市长熊征宇、衡阳市长朱健、南川区长张兴益、遂宁市长邓正权均作了发言,表示诚恳接受约谈,正视问题,举一反三,完善机制,坚决做好长江大保护工作。

徐必久:“把其他已完成任务纳入整改方案,这跟造假没有区别”

徐必久表示,这次督察发现了部分地区存在虚假销号,“把其他已经完成的任务纳入到整改方案中,这跟造假没有区别”。

他表示,这是首次针对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问题进行约谈。目的是传导压力,推动已经发现的问题得到解决。“以前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对大气问题进行了约谈。还有对面上的生态环境问题,选择反面典型进行约谈。”

这次约谈的问题,都是长江警示片披露过的,督察人员在警示片播出之后进行了补充调查,对于披露的问题,进行了追根溯源,并向周边问题进行了延伸。“问题很严重,有的地方甚至是虚假销号,搞变通。”徐必久说,“虚假销号这两年发生比较少,把其他已经完成的任务纳入到整改方案中,这跟造假没有区别。”

目前,长江警示片已经播放3期,揭露了几百个问题,涉及保护的许多方面。徐必久称,这次选择的是不重视、甚至虚假整改,问题特别突出的6个问题。“作为一种好的方式,在其他地区、其他流域,也会选择警示片这种方式,进行督促。”

徐必久认为,春节刚过就进行约谈,会传导给地方很大压力。之所以选择约谈的形式,是因为约谈的形式显得更加庄重一些,问题的情节更加严重一些,再重大的问题,可能就采取专项督办的形式进行督导。其他问题,督察办会通过函报、通报的形式传递下去。这些方式是一个组合拳。

约谈表示,六地党委、政府应科学制定整改方案,于20个工作日内抄送生态环境部和所在地省级人民政府,并同步向社会公开。

“地方之所以三令五申,多次催办没有解决,最大问题还是思想问题,重视不到位。生态环境问题整改,主体责任在地方,地方整改要加大公开力度。督促办将对重大问题盯办,对整改不力进行督促,整改成效实行抽查。”徐必久称,销号要经得起历史实践和人民的检验,要发动人民群众进行监督。整改成效在每一轮督察中,都要作为重要方面进行检查。

链接:六地生态环境问题详情

安徽池州

“以修复之名,行开采之实”

2017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反馈安徽省矿产资源无序开采问题后,东至县发文要求关闭舜盛新材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位于大历山省级风景名胜区内的石灰岩矿,启动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程,2018年底前完成。但调查发现,违法开采破坏生态问题仍未得到有效解决。

东至县住建部门及风景区管理处放任企业长期非法开采。池州市原国土资源局违规为企业延续采矿权。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不实,以修复之名,行开采之实,不但不开展削坡治理,反而对缓坡进行开采,整改到期前紧急变更治理方案,搞变通、走捷径。池州市原国土资源局同意方案变更,明显失职失责。池州市、东至县两级国土资源部门明知存在相关问题,仍通过治理验收,申请整改销号。东至县国土资源、市场监管、生态环境等部门履职不力。

江西上饶

生活垃圾填埋场渗滤液处理不合格

2018年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进驻期间及2018年长江警示片均指出,上饶市风顺生活垃圾填埋场渗滤液处理设施长期不正常运行、出水严重超标。上饶市整改方案明确要求2019年6月底前完成整改。但调查发现,整改工作仍不到位。

作为生活垃圾专项整治牵头单位,上饶市城市管理局仅以下发“月度考核通报”方式督促风顺生活垃圾填埋场整改,不动真碰硬;未对全市生活垃圾填埋场环境污染问题开展全面排查,对县级生活垃圾填埋场整改工作不过问、不调度,压力传导缺失,鄱阳、余干、铅山、婺源等4县生活垃圾填埋场环境污染问题突出。作为长江警示片披露问题整改牵头单位,上饶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以“专业水平不够”为借口,整改督导走过场。上饶市生态环境局信州分局虽多次下达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但后续盯办不到位。

湖北孝感

擅自将部分湖泊水域调出保护范围

2018年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进驻期间,交办群众举报汉川市黄龙湖被大面积违规填占导致生态破坏问题。孝感市根据汉川市调查结果,公开认定举报问题不属实。但调查发现,汉川市办理群众举报不严不实。

2016年以来,钰龙集团有限公司先后在黄龙湖水域范围内填湖7处,共侵占湖面198.33亩。在两家单位调查报告明显不一致的情况下,汉川市人民政府没有再次组织核实,即认定群众举报不属实。调查同时发现,汉川市长期未按要求编制全市湖泊保护总体规划。汉川市水利和湖泊局编制黄龙湖详细规划时,以未获批复的文件为依据,以填湖后的湖泊状况为基准,擅自将部分湖泊水域调出保护范围,且未与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相衔接,未明确湖泊岸线的准确节点等内容,导致调出水域最终被填占殆尽。汉川市人民政府审批把关不严,批复了该规划。

湖南衡阳

尾矿库危险废物严重超标

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及“回头看”进驻期间,督察组先后11次交办群众举报衡东县金龙矿业有限公司相关生态环境问题,并于2017年7月向湖南省作了反馈。但调查发现,衡阳市委、市政府重视不够,推动不力,整改工作不到位。

衡阳市研究部署和系统推进不够,有的领导干部认为该问题整改难度大,存在畏难情绪,不敢较真碰硬。尾矿库环境整治仍不到位,高塘冲尾矿库生态修复工程覆土厚度达不到标准要求,周边撇洪沟容量较小。金龙矿业未区分危险废物和一般固废,统一堆存于尾矿库,厂内及周边也堆放有不明废渣、固体废弃物与原辅料。对尾矿库废渣监测显示,总镉浓度超过4毫克/升,远高于危险废物鉴别标准1毫克/升的限值。地方党委、政府长期以息访息诉作为工作重点,没有把工作放在真正解决环境问题上,对群众诉求响应迟缓。

重庆南川

尾矿库部分含碱雨水溢流外环境

2017年4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反馈了先锋氧化铝公司尾矿库渗滤液长期污染周边环境问题。根据方案,应于2017年底前完成整改。但调查发现,问题依然突出。

先锋氧化铝公司擅自降低工程标准,未按照设计图纸对吴家沟赤泥尾矿库原有截洪沟进行改造,排渗设施、应急池等也未按要求建设或未达设计标准。2020年6月,吴家沟尾矿库南岸两处截洪沟垮塌,部分含碱雨水溢流外环境。黄泥坡赤泥尾矿库闭库封场工作滞后,未按设计方案建设排水沟、截洪沟,排水沟最小截面面积仅0.1平方米,不足设计值的30%。南川区虽多次研究部署,但督促抓落实不够,渗漏污染未得到彻底解决即上报整改销号。专家明确提出吴家沟尾矿库截洪沟、排渗设施有多项不合格,南川区原安监局仍将手续完成视为整改完成。南川区应急管理局对黄泥坡尾矿库闭库工程安全设施建设工程监督指导不力。

四川遂宁

污水处理厂溢流口直排涪江

2019年长江警示片披露,射洪市大量生活污水经县城污水处理厂溢流口直排涪江。整改方案要求2020年6月完成整改。但调查发现,武安河生活污水直排问题依然严重,溢流污水化学需氧量、氨氮、总磷浓度分别超过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一级A标准1.44倍、3.28倍、3.62倍。

射洪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敷衍整改问题突出,将已经完成的9个项目纳入整改方案,先后12次接到有关部门督促加快整改,依然无所作为。射洪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在明知污水处理厂有溢流情况下,仍形成销号资料上报。射洪市政府审议整改方案时把关不严。射洪市委、市政府先后多次接到报告,均未引起重视,工作流于形式。遂宁市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审核把关不严即转报。调查还发现,射洪市河长制形同虚设,巡河不查河、查河不治河。经调阅巡河记录,2020年上半年,镇级河长巡河18次,县级河长巡河7次,对溢流口长期溢流问题仅发现1次,且始终未推动问题得到解决。

新京报记者 李玉坤

编辑 白爽 校对 危卓

这里是广告,联系